擦枪玩出火!乡民遭「FBI 探员拦截拉出教室」当场吓尿,崩溃呼:此生最难忘!

擦槍玩出火!鄉民遭「FBI 探員攔截拉出教室」當場嚇尿,崩潰呼:此生最難忘!

最近在美国论坛reddit出现了一篇严肃的文章,开头是「被FBI探员拉出了教室」(having the FBI pull me out of class),这位乡民所遭遇的事情可以说是在她的人生中最难忘的一件事,其实整件事的起始,只因为他一时性起,开了个玩笑,小玩小成了大问题,最后演变到连FBI都要出面解决,甚至走到了法庭上。连这位乡民都吓尿了……。

图片来源/网路

故事是这样的:

这是一段我希望我没有经历过的、情绪有如搭乘云霄飞车一般起伏的事件。

那是在我还是大学新鲜人的时候,我是个睁着大大的眼睛、性格单纯的学生,正在享受远离爸妈的生活。我交了一些好友,常常恶搞他们。就因为这样,我决定对他们进行一个小小的恶作剧。一开始的想法很简单:我假装我要去俄亥俄州出差,实际上,我是要跟我爸妈吃午饭,但是前者听起来刺激多了。我没有仔细想过整个恶作剧要怎么进行,反正就像高中做报告一样,临机应变就行了。所以三不五时我就会要「出差」一下,但我故意把「业务内容」说得不清不楚,只告诉他们有点不合法,不过是在灰色地带。

我的朋友们对我的「非法勾当」越来越好奇,他们问题也越来越多,我还是没什么更进一步的打算,但我当然要发挥最大的效益。我说服他们相信我有好几个海外银行帐户,存了好几百万,并且有好几个生意伙伴。我甚至告诉过他们我的其中一个僱员因为擅闯政府产业被抓,我得付一万美金把他保释出来。我还「不小心」传了一张都是钞票的图片,然后只说不小心传错人了,没有更多解释。

这些事就这样持续到了4月。学期快要结束了,我得替我的小计画做个总结。我的室友们也参加了我的恶作剧行动,讨论了些下一步的打算。这个糟糕的主意计画的最终行动是这样的:我会假装成学校的警备负责人创一个电子信箱帐号。在这封电子邮件里,这位负责人(我们称他为Bill Myers)会通知我的朋友们他想要找ShortTail359(原PO)来问话。我特别强调不要打911或是通知这封Email以外的人,因为这并不是一个官方调查行动,然后解释说ShortTail359可能在学校宿舍以外的地方进行商业活动,但这生意可能涉及非法/非常危险,我们只知道这样。总之,如果你们知道ShortTail359在哪里,不要打911,不要通知警察。

图片来源/网路

我觉得我消除了我自己的蹤迹以后发送了这封信,字里行间经过仔细编排,而且对于一群早就相信我有秘密生意的人来说挺有说服力的。当然,我的朋友们中计了,其中一个人回信说他不知道任何关于我的生意的事,只是我偶尔会提到它。另外三个人忽视了这封信,还有一个传讯息给我说他不相信这回事。

接下来的三天过得相当有趣,我跟这些人有几堂课要一起上,而且要期末考了,所以最好别翘课,但我得让他们相信我正跑路中。幸运的是其中几堂课有几百个学生,我可以选择坐在离我平常选的位子很远的地方,小型的课我就避开他们,在奇怪的时间吃饭,我甚至还有一次因为朋友来宿舍只得躲在淋浴间,除了几则讯息之外我跟他们完全没有联络。

快转到礼拜四,我决定要在这一天揭晓我的诡计。我走进教室时,两个穿西装的男人在门口就拦住我,他们问我是不是ShortTail359,然后告诉我他们需要跟我在外面说个话。来到大厅时另外两个有配枪的人加入,他们四个以很戏剧性的方式拿出徽章,其中一个自我介绍是「FBI的Michael Scarn探员」(这里写的当然是假名了),在这个时候我终于意识到我有麻烦了,裤子里还滴了几滴尿。

图片来源/网路

Scarn探员:「你知道我们为什么在这里吗?」

原PO:「不知道,但我猜得到」

Scarn探员:「那你何不跟我们分享一下你的猜测呢?」

我解释了那封电子邮件,还有整个恶作剧,50分钟的问答之后,我给了Scarn探员那个信箱的密码,签名同意我不会再登入那个信箱,否则就得面临几项指控,写了整个事件的陈述,完全错过整堂课,接着Scarn探员给我他的名片,跟我说我们会保持联络。

我回到宿舍,了解到我可能毁了我自己未来工作跟人生,我的朋友们都觉得这很好笑,但我也嘲笑了他们竟然相信我那愚蠢的故事。在失眠的周末后,我被警察局的一个警长(Sergeant)叫去,前10分钟他对我破口大骂,告诉我我的主意蠢透了。我可是个好学生,在学校没惹过麻烦,甚至没有超速罚单,所以有个警察对我大吼大叫是前所未有的事情。等到他终于冷静下来,我才解释这本来应该只是一个无伤大雅的恶作剧,他相信我,不过告诉我无论如何他们都会以假冒罪犯起诉我,几个礼拜之后会开庭,事情就是这样了。

我出庭的时候,已经作好会留下前科的準备。工作人员带我走程序,拍档案照,我走进法庭等那个看起来心情愉快的法官叫我的名字。大部分的案子都是关于超速罚单或是大麻,所以进行的速度很快,但叫到我的名字时他停了一下,我走上审判席时他还在读我的档案,然后他抬头看我,低头看档案,等读完后开始笑,几分钟后他终于问我我有没有任何犯罪前科,我说我连一张罚单都没有,他问我想不想继续维持下去,我很高兴的回答想,他就把我的文件给了检察官。检察官看完后说他从来没看过这种事(到这个时候这句话我已经听过好几次了),但是只要我交我的法庭费用,他们可以把这个记录消除。我谢谢他之后回到座位上,等法官再次叫我的名字。

图片来源/网路

又轮到我的时候,他的脸上浮现微笑,然后开始轻笑,此时我也轻鬆到可以跟他一起笑个几声,我可以感觉到整个法庭都很好奇我到底做了什么。法官告诉我他们会消去我的记录,但我会不会再做这种事?我向他保证不会了,他脸上带着笑容说:你知道吗,孩子?整个法庭都想知道你到底假冒了谁。不过我会把嘴巴闭紧紧,就像你本来该做的那样。我谢谢他,然后腼腆地走出法庭。

接着我带着需要的文件去法庭消除记录,整个过程花了几个小时。这是我人生中最忧郁的一个月,而且根本不值得。但最后我的钱包里有一张FBI的名片,还有一段被法官嘲笑的有趣回忆。

图片来源/网路

图片来源/reddit

只能说,玩笑不能乱开阿!恶作剧是有底线的,有些会造成别人永远的创伤,有些则是会因此而触犯法律。

文章编辑:Julia

延伸阅读

炒话题失败?!「小玉」兴奋公开感情状态,「安啾」冷淡回应神打脸

泯灭人性?「蔡桃贵」满月收死亡威胁!网友神回引「蔡阿嘎」盛讚

医师当什么市长?「蔡阿嘎」踢馆「柯文哲」:输了下届直接不要选